教育扶贫“勾兑”记“西部”“东部”互牵手

“统一口味,去除杂质,协调香味。不同组合和调味,最后达到一种更好的口感和味道。”好酒是勾兑出来的,教育也如此。

“我回去后就把我们学校的管理制度发给你。”来自江苏灌南县淮河路实验学校校长刘立苏添加了云南大关县悦乐镇第一中学校长万来贵的微信。

“我们学校留守儿童多,德育教育需求很大,我希望能学习一下你们学校这方面的经验。”云南省大关县寿山中学郑益罡校长对江西安远县重石初中钟飞副校长讲到自己的需求。钟飞校长热情回应。

2020年9月23日晚,来自江苏省灌南县、江西省安远县、河北省武邑县、云南省大关县和墨江县的40名中小学校长在对教育教学进行着相互“勾兑”。这是“汤沟西部人才——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扶贫点中小学校长能力提升培训班”上的一次“东西部学校结对交流活动”。这次培训班由中国西部人才开发基金会牵头主办,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扶贫办、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科研部具体指导,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和港澳培训中心承办,江苏汤沟两相和酒业有限公司捐赠支持。

李峰瑞(左)和赵光权(右)校长正在进行教育“勾兑”

“不只是交流一下,我们已经制定了时间表!”河北省武邑县赵桥中学的王曙校长为大家展示了本组的讨论成果:“今年9月到12月,我们要进行教师管理交流,明年1月到4月,对学生养成教育进行探讨,5月到7月,是教改交流。8月到9月,就班主任工作热情的调动问题具体沟通。”

江苏省灌南县扬州路实验学校校长金星不仅提出了结对交流的目标、方向、重点,还落实了形式和具体措施,“我们要和我们的结对对象,采取‘三结合’的形式,班子成员结对、教师结对、学生结对。疫情时期我们线上交流,条件许可,就实地跟岗。”

共建、共赢、共发展,结对活动激发了40名校长的热情,“能够找到一个优秀的学校相互学习,真真切切地帮助了我们,这次培训班太值了。”

“云南大关县、墨江县,江西安远县、河北武邑县,是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定点扶贫县,这几年,基金会一直在支持校(院)的教育扶贫工作。”中国西部人才开发基金会理事长兼秘书长汪文斌在开班仪式上讲到,“教育扶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江苏是发达地区,教育相对先进,这次我们的培训,除了给校长最前沿的教育理念和管理方法,还会让东西部地区的校长加强交流,结对互助,切实提升西部地区基础教育发展。” 

本次培训班,根据各地校长需求,理论实践相结合,有新思想和新政策解读,有基础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基本方向和政策要点,有校园突发事件的应急管理;同时针对目前基础教育阶段出现的留守、流动等特殊儿童问题,师生心理问题等进行交流探讨;组织学员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校史馆开展理想信念教育,以及进行校长领导力提升和教师职业幸福感的自我培养和提升。

参训学员参观中央党校校史馆

【“留守”“流动”将何如】

“拿到课表,第一眼看到了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的问题研讨,感觉到课程很接地气,这就是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云南省墨江县那哈乡小学校长李念指着课表说,“西部有留守儿童,东部有流动儿童。这部分群体,是我们教育工作中的重点难点。”

9月22日下午,围绕“应对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问题过程中的重点难点”以及“应对留守儿童和流动儿童不断转换过程中的重点难点”,40位校长分4个组,在四位催化师的带领下,展开了卓有成效的结构化研讨。

聚焦问题、分析原因、提出对策,两个小时的探讨让大家对“留”、“流”儿童问题有更深入的思考。

云南省大关县吉利镇中学有留守儿童约300个,占比60%,校长陈思荣说,“全国农村留守儿童近700万,父母常年不在身边,心理问题很突出。”一旁大关县寿山中学郑益罡校长有同样的观点:“只要孩子心理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就相对好解决了。”

“流动儿童面临的问题和留守儿童不尽相同,但是也很严峻。” 2018年的一个民间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流动人口子女已经超过一亿,占全国儿童总数的36%。“我认为,这些孩子的主要问题是‘被边缘化’,流动儿童无法享受与城市同龄儿童同等的教育机会。”河北省武邑县赵桥中学校长王曙在研讨会上说,“到现在还有一些地区因户籍问题在中考上设卡,这些孩子无法接受良好教育,无疑在原来的各种问题上形成负面循环。”

让人更揪心的是,有一部分孩子,在留守和流动之间来回转换。“何处是我家!”云南省墨江县泗南江镇初级中学支部副书记、副校长白旭帅的这一句话,让在场的校长们陷入沉思。

针对“留”“流”儿童问题的结构化研讨

24个问题,19条原因,第四组的学员们就“留”、“流”儿童来回转换问题,深度探讨。“知识连续性不够、心理问题严重、需要不断适应新环境。”四组认为这三个问题是这部分儿童转换中最严重的。进一步分析原因,自身、家庭、学校和社会等周边环境都对其有影响。

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各组学员就问题找对策,集思广益,从微观、中观和宏观,每一组学员就“留”、“流”问题的解决提出了多条切实可行的方法,通过最后的汇报和分享,数十条对策成为了本次研讨丰硕的成果。

“要以预防为主,不能发现孩子有问题了再解决,家访的时候把每个孩子的情况提前摸清楚。”

“组织家长和老师培训,尤其是心理辅导方面的,这样她们会懂得如何和孩子做沟通。”

“社会环境也很重要。有些问题学校解决不了,要找更多的社会资源,寻求帮助,也要营造比较好的关爱“留”、“流”儿童的环境。”

“其实,最根本的是经济问题。”云南省墨江县团田镇中学校长杨文智提出,“如果本地有企业和产业支撑,大家都能在家乡找到工作,得到发展,就不用奔波在外了。”

不仅仅是杨校长,发展当地经济,是每个小组对策里的最重要的一条。墨江县龙潭乡中学李晓荣校长说:“这是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关键之处。教育扶贫、产业扶贫,是相辅相成的。”

江苏灌南高级中学党委书记、教育局党委委员徐海祥,在研讨会结束时和工作人员讲:“这个话题很好,社会关注留守的多,关注流动的很少,关注到留守流动转换就更少了。在孩子价值观还没形成时候,不同环境来回转换,对孩子影响太大,需要社会更多关注。”

【“方舟”“相守”双助力】

近几年,中国西部人才开发基金会关爱留守儿童、留守老师的‘相守计划’,以及关注儿童安全的‘伊利方舟’双双走进四县,支持校(院)教育扶贫。

“说起相守计划,有太多故事了。”云南省墨江县那哈乡小学校长李念,现在回想起2019年11月20日世界儿童日“红指甲”主题活动的场景,依旧很激动,“我亲手给每个班的留守儿童代表贴上了红指甲。满操场都是孩子们的呼唤声和老师的回应声:有你就有我!” 

那哈乡小学师生在看完“红指甲”电影后相互拥抱

“我们学校61名老师,基本都住校,大部分一周回一次家,有的一月才能回家一次。学校有近300名留守儿童,我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就觉得是在讲我们学校的事。”李校长对记者讲,“相守五有活动中,我们着重开展了‘开口有益、下笔有神、动手有能’,这些都有效帮助了留守儿童和留守老师的互助成长。” 

“相守计划”项目自启动以来,已资助316所学校913个关爱留守儿童项目,受益师生达40万余名,荣获第十届“中华慈善奖”,第九届中国公益节“扶贫典范奖”。“红指甲”作为其中一个主题活动,展现出了留守老师和留守儿童相伴相守的独特理念和全新人际生态,100多万视频播放量、400万微博话题总阅读量、22.4万条引擎搜索,让“红指甲”成为全社会的爱心活动。 

“伊利方舟”项目则更多关注儿童安全。7年多来“伊利方舟”建设了百余所安全生态校,培养了300多名儿童“安全导航师”,使得全国30多万名孩子的安全意识和安全能力得到了提升,安全健康得到了进一步保障。

2019年春节,基金会发起“七彩帆”大型公益活动。28万个纸质风车,170万个电子风车,130万人次投票,让留守儿童家庭在新春佳节度过了一个有益、有趣的“七彩”团圆年,链接起了家、校、社,打通了师、生、亲。

“七彩帆”校园活动现场

“顶梁柱爸爸终于回家了”——

江西省田埠中心小学陈紫萱同学和家人的“七彩帆”全家福

9月25日,本次培训班圆满结业。结业仪式上,中国西部人才开发基金会副秘书长马景希望参训的校长们能够真正联起手来,一次是同学,永久是朋友,无论在教学上、管理上,还是特殊儿童的教育问题上,多沟通、多学习,不断提升办学质量,促进教育发展。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室主任龚维斌认为:“东西互助结对,留守老师和留守儿童相伴相守,保障儿童安全,帮助儿童成长,是基础教育工作中的有效做法。而教师尤其是校长,是工作中的关键环节。提升他们的能力和水平,对于教育扶贫、乡村振兴有持久的效应。”


日行一善,善暖人间。

https://www.cywgy.com/mltx/202101/1084.html